周怡和母亲在老城厢凝和路生活了40多年-新闻摄影教程
点击关闭

签约工作-周怡和母亲在老城厢凝和路生活了40多年-新闻摄影教程

  • 时间:

丹东学生打架事件

舊改「加速度」從何而來?市舊改辦負責人認為,喬家路地塊舊改採用了「政企合作」新模式,這是上海今年舊改一大創新之舉。上海地產集團的全資子公司上海城市更新發展公司與黃浦區金外灘集團、楊浦區城投集團、虹口區虹房集團、靜安區北方集團等區屬國資企業,投資成立了四個區級城市更新公司,市、區投資比例為6:4,具體負責舊改地塊的改造實施。

為了避免這一問題的發生,更好地服務居民,張國梁勞模工作室優化房屋徵收操作流程,在第二輪徵詢階段,就將「認定工作前置化」。記者看到,認定工作包括無證私房測繪、居住困難認定、特殊困難認定、房屋類型鑒定等。

「舊改項目啟動后,工作人員小李就跟我們保持一對一聯繫、溝通,通知我們準備什麼材料、簽約。」蓬萊路6弄8號的周玲笑道,他們非常放心,一家人最近都忙着比較二手房的房價和地段。現在,他們一家人已經看了多處二手房的房源,包括彭浦新村、七寶、梅隴、龍柏、楊思等地段。最終,他們一家人商議后選中了浦江鎮,房價相對較低些,醫院、學校、超市、菜場等配套設施一應俱全。在人民廣場做財務工作的女兒,也可搭乘地鐵8號線直達。

經過多年嘗試后,上海形成了在徵收中採用「數磚頭加套型保底」的新機制,讓居民們格外放心。「數磚頭」,就是把被拆除房屋面積作為補償依據,形成統一嚴格的補貼標準,規避了原來「數人頭」造成的不透明、不公平;「套型保底」就是對安置后仍有困難的居民進行保障托底,確保居者有其屋。

「上海舊區改造工作呈現出往年未有的加快推進態勢。」市舊改辦負責人表示,在舊改「加速度」的背後,上海進行了一系列創新探索——

周怡和母親在老城廂凝和路生活了40多年,兩人蝸居在一間10平方米的「百歲」平房內。母親的床和餐桌已經填滿屋子,搭出的2平方米小閣樓便是她的小天地。她每晚貓着腰爬上去,打個地鋪就變成卧室;房間里放不下廚衛設施,她就在院子里搭了一個,安裝了露天洗手盆,暫時告別了「拎馬桶」的生活。「媽媽70多歲了,因為一樓濕度大,常犯關節痛,盼了很多年,想搬進電梯房。」

和周怡一樣,這片老城廂居住着數千戶居民,盼望着過上煤衛獨用的生活。喬家路地塊範圍內以成片二級以下舊里房屋為主,建造年代久遠、結構老化嚴重,生活環境簡陋,居民的舊改願望十分迫切。過去很多年,居民們不時會收到一些「風聲」,有開發商來周邊測算,然而發現這一區域舊改會出現成本收益「倒掛」,又選擇了放棄。

提起正在進行徵收「一次徵詢、分塊實施」的喬家路地塊,黃浦區第一徵收事務所總經理張國梁驕傲不已,喬家路地塊創造了舊改的「喬家路速度」:2月16日舉行首場大型諮詢會,3月項目東、西兩塊均以超過98%的高比例通過第一輪意願徵詢。6月29日涉及居民3300餘證、近3800戶的喬家路地塊東塊啟動預簽約,當晚簽約率就突破88%。最近一周,喬家路項目西塊居民座談會正在進行中,聽取居民對徵收方案的建議。(下轉第5版) (上接第一版)

「年輕的時候,我們一邊撫養女兒一邊攢錢,期待改善生活條件。去年,太太突發腦溢血卧床,需要經常去醫院看病,花光了家裡的所有積蓄。」陳青苗有些無奈地說道,原以為沒什麼機會改善居住條件了,沒想到今年7月,他們突然收到消息,寶興里舊改項目啟動。「盼望了幾十年,舊改的陽光終於照進了這個昏暗潮濕的老弄堂。我們開心得不得了,第一輪意願徵詢以99.69%高比例通過。」陳青苗笑道,他計劃在醫院附近買一間有電梯的二手房,在有陽光的日子,推着太太出門晒晒太陽。

「希望一次次破滅,我們也覺得沒啥盼頭。」周怡回憶道,沒想到,今年春節后第一個工作日,他們便接到通知:喬家路地塊舊改大型諮詢會周六在中華路第三小學舉行。幸福來得太突然了!那天,數千名居民趕到了現場,諮詢相關政策。

這一新模式,可以破解老城廂一些舊改成本收益「倒掛」地塊的資金籌措難題。通過市場化的融資手段,為舊改地塊的順利啟動提供保障。據悉,今年以來,上海城市更新發展公司已和10家銀行簽署舊改銀企戰略合作協議。地產集團參与改造的4幅地塊——黃浦老城廂喬家路地塊、楊浦160街坊、虹口17街坊、靜安洪南山宅240街坊,均已破冰前行。這4幅地塊都位於上海中心城區,是各區剩餘規模最大或是「老大難」舊改地塊,改造面積達到23.8萬平方米,涉及居民1.23萬戶。

舊區改造既是民生工程,也是民心工程。記者從市住建委獲悉,今年上海中心城區計劃改造二級舊里以下房屋50萬平方米,受益居民2.5萬戶。可喜的是,截至9月底,中心城區改造已完成44.7萬平方米、受益居民2.4萬戶,達到年度目標的89.4%、96%。預計到今年年底,舊區改造可完成55萬平方米、2.9萬戶,超額完成全年目標任務。

機制創新數磚頭外加套型保底在金陵東路300弄13號底層,今年70歲的陳青苗正在家裡照顧卧病在床的老伴。作為返城青年,當年他通過招考成為港務局的一名裝卸工人,1984年被分配到這間石庫門中廂房,一住便是30多年。看着周邊其他地塊陸續啟動舊改徵收,居民紛紛拿到心儀的新房,自己的心情也愈發失落。2004年,陳青苗下崗回家,靠着太太的退休金維持生活,每個月還會參加社區為民服務志願活動,為周邊鄰居維修單車、殘疾車。

舊改的一系列創新服務讓居民們明明白白簽約、高高興興搬家。據悉,喬家路地塊東塊已經簽約3260證,截至9月30日,已經搬走3009證。

在二輪徵詢簽約前,每位居民都會收到一份《居住房屋徵收補償測算單》。記者看到一份貨幣安置測算單,寫明了被徵收房屋價值補充金額,被徵收房屋獎勵與補貼金額,及在簽約期限內簽約並在約定期間內搬離被徵收房屋的補貼。在二輪徵詢協議生效階段,搬離被徵收房的居民最多跑一次就可以拿到所有費用。

服務創新房屋徵收流程更優化居民二輪徵詢簽約后,並不代表會真正搬離。以往,部分舊改徵收項目,在居民簽約后,才會發放房屋徵收補充測算單。這時,如果有居民家庭對測算方案不滿意,或者因為家庭內部矛盾無法調解,就會發生拒絕搬離的情況,繼而導致一箇舊改項目拖延十幾年,這一區域成為一片城中廢墟。

而「陽光徵收」政策,更是讓舊改被徵收居民簽得放心。市舊改辦負責人表示,「陽光徵收」就是確保簽約標準「前後一致」,居民先簽后簽的補償價格都一樣,甚至先走的還能有獎勵。徵收基地有電子觸摸屏,供每位居民隨時查詢每戶居民的人員、面積、補償、房源等信息。徵收所有信息都公開、透明,讓更多居民簽得更放心、更踏實。

模式創新政企合作破解籌資難昨天,家住黃浦區凝和路40弄的居民周怡吃完午飯,就立即趕到中華路587號。這裏曾經是一家零售店鋪,在喬家路地塊啟動舊改徵收后,成為老城廂居民諮詢舊改政策的「大本營」。

因為老城廂的私房較多,部分成員較多的家庭容易產生矛盾或分歧。喬家路地塊還特意成立調節委員會,邀請居委會、街道和司法部門的工作人員,律師團隊、徵收組工作人員等共同組成,為每一戶需要幫助的家庭提供諮詢、調解服務。

今日关键词:没还钱被咬掉耳朵